微型小说、短剧
小镇的黄昏

文章来源:原创文章    作者:茉绡昀鹤


    这个小镇上,已经很少有人居住。

阿里夫妇搬进了这个小镇的面包店里。他们每天都要做祷告。不过,他们并不是基督徒。

小镇不小,但是居住的人少,掰着手指都能够数清这里有多少家住户,有多少居民。

镇长是一个总是爱披着红色披风的糟老头,阿里夫妇搬来小镇之前,照例要向镇长出示自己的各种证件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但是……

镇长看到了阿里夫妇穿着的皮鞋时,果断地拒绝了查看登记他们的身份,连抬头看一眼他们的勇气都没有,只是一个劲地把他们赶出去,让他们搬到离镇政府最远的巷尾。

巷尾的这家面包店,住着阿里夫妇。

这里的居民彼此都知晓互相的来历身份,只有阿里夫妇是一个独特的存在。

但是……

没有人敢去抗议。

镇长虽然是一个糟老头,他办事起来可一点儿也不马虎。

传说中他曾经是某个市赫赫有名的检察官,只是后来犯了事,革职后便搬进了这个小镇。那个时候,小镇上的居民也不多,却也不像现在这样稀少得可怜。民风淳朴的小镇上头一次碰上了小偷,每家每户的菜刀,总会在夜晚的十一点十一分被偷走。无论买多少把新菜刀都会在这天的十一点十一分被偷走。这件案子,还是镇长破掉的。

小偷是谁,从始至终,都没有对外公布,只是小偷却遭到了惩罚,被判终身监禁。就被关在阿里夫妇所住的面包店里的密室里。

但是……

虽然说小偷被关进了密室,但是小镇上的居民却一个也不少。谁也说不清小偷究竟是谁,但也没人敢去质疑什么。因为,小镇上的确再也没有被偷过菜刀。从此以后,犯事的检察官就成了镇长。

阿里夫妇睡在密室旁边的卧室里,他们把曾经放满了面包的面包柜一个一个都拆散了,再把这些木块拼凑起来,做了数十个书架,就放在他们的卧室里。

卧室里放满了书架,他们就睡在窗台上,窗台上有一块宽敞的平台,他们铺上了厚厚的棉褥子,再铺上了一条深咖色的被毯。一团浅咖色的,就是他们的被子。掀开被子,里面会跑出来几本奇怪的小说书。

比如说《昨日的蜥蜴哥》《今日的咯咯蛋》《明日的狐狸草》之类的,总之,就是一些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小说书。看起来就像是科普类的小说一样。不过,里面记载的可尽是一些荒诞的故事。

阿里夫妇很少出现在市集上,平时就躲在卧室里,不,与其说是卧室,还不如说是书房来得更恰当一些,这里就姑且说是卧室吧。阿里夫妇平时就躲在卧室里看书,他们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书籍。

到了晚上,小镇上的灯都灭了。

巷尾的面包店还发出隐隐约约的烛光。

烛光下,阿里夫妇躲在被窝里,一个床尾,一个床头,嘴里不时发出此起彼伏的磨牙声,手上翻动书页时,还会发出“悉悉索索”的翻书声。

不过,到了夜晚的十一点十一分,卧室旁的密室里,就传来了“乒乒乓乓”的敲打声,听起来就像是在开一场激烈的演唱会。

阿里夫妇相视一眼,露出了然于心的眼神,十分默契地低下了头又看起了书。到了午夜一点的时候,敲打声消失了,烛光也灭了,阿里夫妇也在香甜的睡梦中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一个月。

在某个夜晚的十一点十一分。

小镇上的面包店被血染红了。

人们发现阿里夫妇的尸体时,是在次日的黄昏。

他们这次想起来,密室里还关着偷刀贼。

人群熙熙攘攘的,虽然小镇上人不多,但是都聚集在一起的时候,看起来还是有蛮多人的,把整个面包店都要挤爆了。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应该要站在面包店外保护现场的完整。

有人从人群中离开了,找急忙慌地赶去镇政府寻找镇长,但是镇长的红色披风孤独地挂在窗口,窗户并没有关好,风一阵一阵地刮来,看起来,就像是镇长站在风口一样。

但是……

那只不过是镇长的披风,并不是镇长本人。

他又回到了面包店,在人群中大声叫唤道:“镇政府里只有镇长的红披风。”

乍一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沸腾了起来。镇长从来都是披着红披风的,如果红披风在镇政府里,那么,镇长会去哪里?

不知道是谁,喊了起来:“你们谁知道镇长的来历?”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摇头晃脑的,很显然,没有人知道镇长的来历。只有镇长自己知道,他曾经是犯了事的检察官。

那年,他因为爱上了菜刀敲击出来的声音,妄想开一场菜刀演奏会,在从全国各地搜集来的菜刀中,选取了数十把声音独特的菜刀,筹备着演奏会的时候,被警察抓到了。

这些菜刀,都是他潜入别人家里偷来的,而且,他还因被撞破杀了人。

在某个人的带领下,人群涌进了密室中,密室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菜刀,有些菜刀被遗弃在角落里,已经生锈了。

而镇长就躺在一堆崭新蹭亮的菜刀中间,身上已经爬满了蛆虫。

“天哪!”有人惊呼,“镇长居然就是偷刀贼!”

“天哪!”“天哪!”“……”

人群中不断地发出“天哪”,就像是在演奏一场非凡的演唱会。那些爬满了镇长整个身躯的蛆虫在这个时候,加快了蠕动的频露,也像是在演奏一场独特的演唱会。

他们都怀疑,阿里夫妇是发现了镇长的秘密,所以才被灭口的。

在这个小镇的黄昏。

人群就像是炸开了锅,都在讨论着阿里夫妇被镇长灭口的这件事。

    直到一辆警车开进了小镇,停在了面包店前。

    从警车上下来了几名警察,不一会儿就搬着三具尸体出来。其中一具尸体在搬动中,还时不时地抖落下来不少的蛆虫。

    蛆虫不断地扭动着,在地面上聚拢,不一会儿,就被滚烫的水泥地烤焦了。

    小镇不再像以往那样平静,各个角落都在议论着,议论着镇长杀了阿里夫妇来隐藏自己罪恶的事。

    然而,有一天,一个外来的小男孩闯入了面包店,在阿里夫妇的卧室里,找到了一本日记本。

    日记本是在那团浅咖色的被子里,被子臭烘烘的,脚臭味,汗臭味还有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不用说,日记本被找出来的时候,也是混杂着这难闻的味道。

    小男孩看了日记本后,和小镇上的人说了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有一个租房,住着一个检察官,和两个科学家。有一天,检察官喝得醉醺醺得回到了租房,不小心闯进了科学家的卧室。卧室里满是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两个科学家就窝在浅咖色的被窝里把一个看起来很像人类心脏的肉糊糊的东西放进玻璃瓶里。再醇香的书香也掩盖不住呛鼻的福尔马林味。检察官难忍地呕吐了起来。

    他觉得有什么东西被注射在了自己的身体里。过了一个漫长的夏季,他的神经变得衰弱了起来,之后,意识总会在夜晚的十一点十一分变得异常薄弱。当警察抓到他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

    他心里,一直没有忘记这两个科学家对他所犯下的罪行。刑满释放后,检察官并没有找到科学家,只好搬来了这个小镇。也许,漫长的岁月,早让他忘记了科学家的容貌,但他们的皮鞋,怎么都不会忘记。只因为,他们的皮鞋是用人皮做成的。

   “啊……”有人忍不住捂住了耳朵,惊叫了起来。

小男孩看着人群中惊叫的那个人,露出了诡异的微笑,开始讲起了另外一个故事……

看着惊叫的那个人脸色巨变,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好奇心爆满地想要听得更仔细一些,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这个人如此地惊慌失措。其实,他们大概猜想到,这个故事是和这个人有关的。

直到,人群中又多了一个,又再多了一个,一个又一个,所有人都渐渐地意识到了什么,他们拼命地捂上了耳朵,想要不去听小男孩的声音。

但是……

小男孩的声音像是能穿透铁墙一般,清晰地响彻在他们的双耳之中。小男孩讲完一个故事又一个故事,直到……又一个黄昏的到来,有警察带走了小男孩。

而那本日记本,也被一并带走了。他们,都很恐慌,心里默默决定,要赶紧回去打包行李,得在警察赶来之前,离开小镇。

没错,那本日记本不是别的,而是镇长的人口登记簿。

备注】:此文章原文作者:茉绡昀鹤。此文收录仅作为学习所用,请勿用作商业行为。转载请联系我爱写作网并注明文章出处及原著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