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行记
俺们东北孩子小的时候

文章来源:原创文章    作者:浙江衢州 刘强


如今离家千里之外,才知道乡音的亲切,才明白家乡的可爱。“到不了的都叫做远方,回不去的名字叫家乡……”每次听南拳妈妈的《牡丹江》,在旋律与唱词的流转中,我都被毫不留情地牵回到美丽的大东北,过去的那段时光好像又在眼前静静地流淌。

一提到东北,南方人自然会想到零下三十多度会把下巴冻掉的寒冷,会想到只有在童话世界里才有的漫天飞雪的浪漫,会想到盘腿坐在火炕上嗑瓜子、喝白酒、唠唠嗑的惬意……在他们脑中那些永远不变的“道听途说”,也已经成为了我们最怀念的记忆。如今的北方,也高楼林立,也繁花似锦,也享受着暖冬,物质生活不断地在变,可是永远不会变的,就是那一口亲切的“苞米茬子”味——东北话。

总有人问我,东北话到底什么样的。我都会说,我说的就是啊。

到底什么样呢?我也无法描述,我只能罗列下,俺们东北孩子小的时候,所说的、所听的东北话。

和我一样怀念东北的伙伴们,一起欢畅地回忆过去时光吧;很想领略东北话深邃的南方伙伴们,不妨试试你的嘴皮子,够不够溜!

    

【场景一:】

俺们东北孩子小的时候,玩嘎啦哈,弹流流,扇pia几,滑爬篱,男孩子皮实,不喜欢女孩子成天尿叽的样子,所以长大后特尿性。

俺们东北孩子小的时候,门牙卡掉过,波了盖儿在马路牙子上卡突噜皮了,回到家后爸妈总会问:咋整的啊,一天天毛楞三光的!

    

【场景二:】

俺们东北孩子小的时候,上课不听讲,唠嗑,瞎闹,滋哇乔叫唤,把老师整急眼了说:天天上课瞎白乎,不听课!

俺们东北孩子小的时候,贼淘,晒的雀黑,每晚回到家小脸都魂儿画儿的,爸妈总会说:成天遥哪瞎跑,瞅你那脸,埋了巴汰的!

 

【场景三:】

俺们东北孩子小的时候,在课堂上喜欢吵吵,吵吵到鸡赤掰脸,旁边的人烦了说:你们俩找削啊!东北孩子各应爱溜虚拍马的屁精,看见了总恨不得谁家的驴撂蹶子踢他一脚。

俺们东北小小子总喜欢跟东北丫头疯,东北丫头总会先拿眼睛翻愣俺们,然后大叫:又晒脸,是吧!

俺们东北丫头不能惹,一惹就炸庙。

   

【场景四:】

俺们东北小小子总是这么说东北丫头,一天天巨能咋呼,长的苛碜不说还跟欠儿吧登似的,没有消停时候!

俺们东北小小子没事时不喜欢和东北丫头叽咯啷,卖呆儿的时候还得听生气的东北丫头在旁边念叨:脑瓜子疼啊!

 

东北的孩子,此时可能正骂骂咧咧地说:这小玩意儿,真能整,带劲儿!

南方的伙伴们,可能正皱着眉嘟囔着:这什么啊?不能好好说话嘛。

     

这就是家乡话,别人听起来别扭生涩,自己看来却十分亲切、温暖。

俺们东北孩子小的时候,就是这样摸爬滚打着长成了小伙子。

备注】:此文章原文作者:刘强。此文收录仅作为学习所用,请勿用作商业行为。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及原著作者。作者博客:http://blog.sina.com.cn/lq2l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