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行记
写在孩儿“头七”之时

文章来源:网友推荐    作者:


孩子:

你好。娘买了沓新信纸,希望你能喜欢。

娘从未见过你,所以好想你。你是秋天的一滩水,映着夕阳,你化成了一盆血水。娘多想把你吃进去,你是娘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娘疼你、爱你。

我多想摸摸你的骨,在泪珠未掉落时就帮你舔掉。我又多想吻吻你的肌肤,抱抱你的脊梁。

你如此美好,娘不愿你被浊世所染。我做了这个决定。可娘又多想让你来一遭人间,看看大山,看看江河,为娘读几首诗。

怨我,怨我,一切与你无关,还请你莫怪。

若是娘能替你寄身于那盆中,替你变成浑浊的血水,那该多好。可娘不能,娘太自私,娘别无它选。

我猜,你定然是个女孩子——你这么疼我。就连娘决定要XX你时你也不哭不闹。你如此安静,总让我怀疑,你是否存在过,是否真正以血肉之躯的形式存在过,你果真不是娘的幻觉?不,怎么会。我曾经感受到过你的叹息,你热爱思考,娘自从有了你,也变得爱想些稀奇古怪的问题。秋天为什么是秋天?书本可不可以吃?

等你长到十五、六岁,娘一定给你买许多书。腹有诗书气自华。你得有自己的梦想,哪怕你愿做一个厨娘、渔夫,我都支持。希望你成为一个细腻的人,会为了每个陌生人的悄然离世而落泪。希望你有一手好字,见字如见人。希望你做事果断,说一不二,别往嘴上抹油。切莫像娘一样。我这一生追逐名利、金钱,做人懒惰,不会烹饪,且毫无耐心。唯一执着写作,却又懒于动笔。

我也曾做过许多梦,梦想当作家,梦想做一隐士。而今我业已飘半生,青年时做过的梦,对未来的构想,一个都没实现。当下的日子甚至与我曾经的梦想大相径庭。哎—不提也罢!如今娘的梦想仅有两个。一是希望你思考死亡这个话题。我们生而为人的目的并不是死亡,但你却无法否认,死亡的确是我们一生最重要的事。二是让你懂得何为美,娘始终不能理解,娘看到你,觉得那就是美。适才娘又看到案头的红色派克钢笔,觉得那也是美。你天资聪颖,一定能明白。

世人都说,红颜薄命。你会是个大美人,你的人生,不过如纸般轻薄。这点你是绝对不像娘的,我不漂亮,太普通,在少女时期,极度的缺乏爱,缺乏仰慕。娘缺乏的爱,都由你填补尽了。回不去的皆成过往,过往在我们脑海中变成了回忆。你永远停留在我心里,隐匿在阜盛人烟。纵使岁月随蓝色一起飘走,誓死不归,你也永远是那个温柔娇羞的婴孩。

你尚未苏醒便已沉睡。你最终化成了一绺烟,细细闻,夹杂着桂花香。你像九月一样美好,你的步伐如夜晚般轻盈,你的心是一碗花粥。娘想细细品。

你若安然降世,我会将你培养成一位诗人。你要日日给娘读诗。娘希望你罗曼蒂克到底。你一定要谈场惊天动地的恋爱,若你喜欢细水流长,也很好。如果你是独身主义者,可你也总会有自己钟爱的事物。蓝天?玫瑰?和风?那么,把它们当做你的情人,与它们尽情拥吻、相爱。

哦,对了。我还没有问你,你喜欢古代诗还是现代诗?明确你的爱好,才好有目的性的教导你。我会与你谈论性,希望你早早明白,如果等到你长成一个少女再跟你解释,娘会害羞的。我可能不会是一个严母,生气跟你瞪眼时,我想,我总会忍不住笑场。有可能啊,娘还会跟你抢一朵花、一颗糖。

你会喜欢茶还是咖啡?无论哪一样,都会让你更有气质,更懂风情。你可千万别喜欢可乐呀。你若吵着要喝,娘会跟你生气瞪眼-----我忍着不笑。

你是上天送给我的一朵红玫瑰花,你是岁月撒的一个弥天大谎。未出世的你是温暖,是我的希望,我将这一切全部毁灭。你相信娘,我是为了你更加美好、永恒的存在。

娘对你的爱,对你的赞美,统统都是负担。娘希望你能抛弃这些甜蜜的负担,快快乐乐没心没肺地飞向极乐世界。你安心的做你的天使,娘也安心地做娘的市井小民。

孩子,娘与你这一生,也不过只剩这几纸缘分,现也全部尽了。今儿是你头七的日子,娘将这信烧给你,就是指望你收到信,能再回来看看我。咱娘俩儿互道一声:珍重,珍重。来世,我还做你娘,十月怀胎,好好将你生下来,抚养你成人。我的生、老、病、死全都以你为目的,将我所有都献给你,以弥今生的过。

祝:

愿你已放下,常驻彼岸中。

                                                  你娘

                                              写于你头七的凌晨